危辰

千山共路
万水同舟

© 危辰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夸一夸自己
但是这是我咕咕叫的理由吗
应该是吧

更新启示

先更新静临中长篇《零下一度》
翻我lof看得见以前的坑
更完写abo的《black》
静止城市和岌岌可危到时候再说,反正还是要写的
计划随时变,随时咕咕咕

【静临静】《怦然心动》

讲述一个一见钟情的虚假故事

他们两个人最后才“直接”对话的故事

幽弟撩机万岁(?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怦然心动》


幽用吸管戳破了在鲜榨橙汁的液体表面的最后一个泡泡,他细数着“3,2……”,而在“1”这个数字浮于脑海时,坐在他对面的男人终于开口了。

“幽,我觉得我喜欢他。”这句话是平和岛自己整理出的意思。自家哥哥的论述结结巴巴,逻辑不清,并且完全没有与“喜欢”相近的词语,但是,哥哥的表情暴露了。幽想着这件事,并没有说出口,而是继续低头,用吸管冲橙汁底层吹了口气,掀起底边的果肉残渣,又开始戳泡泡。

他很耐心地听完哥哥讲话。橙汁里的冰块都融化光了。...


【扁庄】《我们》

原名《故居》

慎:烂尾。四十星排位遇到了王八蛋,就很烦。

太祖说我一年没产粮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我们》


医馆里面的药香随着打开的窗远去了,留下缠绕在桌角椅背上的浓浓气息,还有此时握住薄被的那只手上:除却那些疤痕,也存着药味,像藏在指缝间的阴影。那只手将薄被搭在桌子对面的另一个人身上,那个人已经睡着,唯有没有被盖住的地方,可以看见此人湖蓝色的头发,略有些长了,过了肩膀。

如果还有住在这个地方的老人在的话,仍会感叹一句这里一直没有变化。陈旧的医馆,放在门口积水覆满青苔的水缸,碎了一半的石狮子,以及似乎永远不会变老的医师。医师在后院洗净了手,但仍有药味,根深蒂固,没法去掉。...

1 / 35